非洲时报

首页  >> 南非珠宝  >> 查看详情

非洲已成全球经济增长重要一“极” 全球投资回报率最高

2017-04-14 16:15:18 来源: 南非时报 阅读 (12112次)

      当前,非洲已成全球经济增长重要一“极”。非洲的全球投资回报率最高,甚至要比投资中国、印度、越南等亚洲国家平均高出60%。《经济学家》杂志曾指出,2012年非洲的中产阶级家庭已达6000万个,2015年将达到1亿个。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有三大经济体值得关注:南非、尼日利亚和安哥拉。2012年,南非虽然因为与欧洲的密切联系受到一定连累,但尼日利亚和安哥拉的经济增长率分别达到了6.7%和10%。就整个地区来看,经济发展较为迅速的国家还有十几个,如莫桑比克、赞比亚、肯尼亚、坦桑尼亚、埃塞俄比亚、苏丹、卢旺达、乌干达、加纳、刚果民主共和国、刚果共和国、加蓬、乍得、赤道几内亚、科特迪瓦、津巴布韦等。还有些国家一直保持着稳定发展,如博茨瓦纳、毛里求斯、摩洛哥等。2012年的《非洲进步报告》称,世界上发展最快的经济体中有7个是非洲国家。 / e" A" d) y! }4 l


  在非洲,对发展道路的自主选择正在成为一种主流意识。津巴布韦、坦桑尼亚、肯尼亚、纳米比亚、南非等国先后提出“向东看”。习近平主席最近访问的坦桑尼亚对中国的发展经验尤为敬佩。总统基奎特曾指出,“中国从世界上最穷的国家之一,成为世界舞台上的经济强国。中国是这种转变的模范。这给了非洲希望。让我们知道有这种可能把我们的国家从可怕的贫穷带到发展的道路上去。有了正确的政策和正确的行动,有一天我们也会成为那样。”这种自我觉醒和自我认识的信念正在转化为非洲国家经济发展的指导原则。 

  非洲政治局势的相对稳定为经济发展提供了保障,这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个表现是非洲的选举局势相对稳定。2012年,25个国家举行了国(议)会或总统选举。除个别国家外,绝大部分国家都顺利举行了选举。有的国家领导人正是由于保持了经济持续发展,得到了国民的认同,如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获得选票的72%,多斯桑托斯总统获得连任。第二个表现是三位重量级人物(马拉维总统宾古?瓦?穆塔里卡、加纳总统米尔斯和埃塞俄比亚总理梅莱斯?泽纳维)去世后国家权力在平稳的情况下完成了移交和继承,这在非洲大陆非常难得。第三个表现是非洲联盟选举出了新主席——南非的恩科萨扎娜?德拉米尼?祖马。个别国家由于投资机会好,尽管存在着安全隐患,也得到了较多的外国投资。例如,尼日利亚在2011年获得90亿美元的外国直接投资。非洲国家的经济形势虽好,但如何减少世界经济危机特别是欧洲债务危机对非洲大陆带来的负面效应、保持非洲经济的持续增长仍是非洲面临的重要任务之一。 

  根据2013年发表的非洲经济报告,西非是非洲大陆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其他依次为东非、北非、中非和南部非洲。非洲一体化的持续推进为经济发展添加了动力。区域一体化推进比较迅速的是东非共同体、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和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 

  东非共同体包括5个国家:肯尼亚、坦桑尼亚、乌干达、卢旺达和布隆迪。东非经济增长虽然由2011年的6.3%下滑至2012年的5.6%,但这些国家近年来政治平稳,经济发展较为迅速。卢旺达、乌干达和坦桑尼亚的经济增长迅猛,从本世纪初开始以来平均经济增长率分别为7.7%、6.9%和6.8%。从2005年以来,这三个东非共同体国家属全球发展最快的国家,年经济增长率近8%。2012年,卢旺达是东非经济增长最强劲的国家,达7.9%,其次是坦桑尼亚,增长率为6.8%。肯尼亚在2012年的经济增长为4.8%。在一次有关非洲国家投资和经济发展潜力的问卷调查中,肯尼亚被列为非洲大陆投资热的第二大选项国,48%的问卷者将赞成票投给了肯尼亚。 6 f5 K8 w! D& {0 }

  金融一体化正在推进。卢旺达证券交易所负责人表示,东非国家在2015年将建立一个共同的证券交易市场。这种融合也是为了从各方面汇集资金,以摆脱东非国家发展依赖外援的困境。为了推进东非一体化进程,坦桑尼亚、乌干达、布隆迪和卢旺达签署一项耗资约47亿美元的铁路网络建设协议。肯尼亚—埃塞俄比亚东非交通走廊项目于2012年正式开工。项目耗资约250亿美元,包括32个泊位的深水港,连接港口与南苏丹首都朱巴、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高速公路、铁路与输油管道,以及3个国际机场。 

  经济一体化进程也促进了地区贸易和投资,2005~2012年东非共同体的贸易额从175亿美元增加到370亿美元。外国直接投资从2005年的6.83亿美元增长到2011年的17亿美元。东非共同体已明确表示欢迎邻近国家加入共同体。肯尼亚总统基巴基指出,欢迎说斯瓦希里语的其他国家和附近国家加入共同体,并提到了苏丹、南苏丹、刚果民主共和国、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等国。这表明了东非共同体领导人的开放心胸。 

  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共有15个国家,包括英语、法语和葡萄牙语国家。目前,对该地区正常生活构成最大威胁的是粮食安全问题。为了应付这一问题,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在2012年初正式启动农业领域信息系统,从而使该组织可在共同农业政策框架内进行有效协调。贝宁、布基纳法索、科特迪瓦、加纳、马里、尼日尔和塞内七个国家率先实施该系统。2011年,西非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率是6.2%,高于非洲平均发展水平,地区产油国加纳和尼日利亚贡献突出,两国的合作扩展到整个西非,无疑将对该地区的经济发展带来正能量。 

  西非金融机构的整合也在进行。科特迪瓦的区域证券交易所为西部非洲多个国家提供金融服务,包括贝宁、布基纳法索、几内亚比绍、科特迪瓦、马里、尼日尔、塞内加尔和多哥等国。由于成员国意见不一,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的共同对外关税计划一直未能通过。西非交通网正在逐步规划建设。投资300亿美元的连接喀麦隆、乍得、中非共和国、刚果(金)、加蓬、赤道几内亚、尼日利亚和安哥拉的铁路网正在规划中。刚果(布)总统萨苏正式宣布启动一项跨国公路建设项目,公路全长312公里,将刚果(布)和喀麦隆连接起来,同时也会将加蓬、中非共和国、乍得纳入整个地区的公路网。一条总长达9000公里的西非高速公路网已近完成,包括从尼日利亚首都拉各斯至毛里塔尼亚首都努瓦克肖特的沿海高速公路;从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至乍得首都恩贾梅纳的跨撒哈拉沙漠高速公路。 
  西非一体化也面临各种困境。虽然存在着关于人员自由流动的政策,但各国仍设立众多的边防哨卡且出入境手续繁杂。由于讲英、法和葡语的国家在交流上存在困难以及各国的文化历史与殖民遗产的不同,整个西非的整合还存在障碍。讲英语的尼日利亚国力较强,文化影响力较大,在非洲一直具有某种特殊地位,发表的意见也往往受到特别重视。然而,这种特殊地位往往遭到西非法语国家的质疑。 . 

  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是南部非洲最具影响力的地区组织,共涵盖15个国家,人口达2亿,有资源大国刚果(金)和地区发展火车头南非。该地区以经济实力雄厚、资源基础深厚、合作根基扎实、发展潜力巨大而得到投资者的关注。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自由贸易区在2008年正式启动,为该地区经济一体化奠定了坚实基础。自由贸易区通过免税、标准化通关程序和减少关口和手续等手段,促进成员国间贸易往来,从而使南部非洲统一市场的前景更为广阔。由于非盟确定2017年为非洲自由贸易区建立的期限,南部非洲自贸区的建立为非洲其他一体化组织加快建设起到示范作用。 

  目前,南非的货币兰特为莱索托、南非、斯威士兰和纳米比亚的流通货币,津巴布韦也在考虑加入兰特货币联盟。一旦津巴布韦加入兰特货币联盟,将推动南部非洲金融一体化的进程。为了推进非洲金融市场的整合,约翰内斯堡证券交易所已在加纳首都阿克拉发起成立顾问委员会,包括非洲国家9名成员,其任务是促进约翰内斯堡证券交易所与利益相关者在经营、目标和实施方面加强协调。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正在规划地区一体化交通蓝图,包括经博茨瓦纳连接纳米比亚和南非的铁路。2012年,南非在非洲战略发展论坛上表示将推出连接南非、斯威士兰、莫桑比克的铁路建设计划,并将恢复该国到刚果(金)的跨国铁路。南非铁路局正就建设非洲南北经济走廊与有关国家磋商,欲将博茨瓦纳、刚果(金)、南非、赞比亚和津巴布韦通过交通干线连接起来,再由德班港从海上与世界沟通。南非还加大了在非洲大陆的投资,包括与尼日利亚的发展合作、在刚果(金)的电讯投资以及在东非拉穆交通走廊的建设项目。

  非洲经济的持续增长还有赖于其他因素,包括与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合作。一些亚洲国家(如中国和印度)以及拉美国家(如巴西等国)的经济发展与非洲国家的持续发展有着密切关系。2011年《非洲与新兴伙伴》表明,由于2008年开始的经济危机,世界经济发展的中心从经合组织诸国迅速转移到东方或南方国家,非洲与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联系迅速拓展。第一,贸易额快速增加。2011年,非洲与新兴市场经济体伙伴一年的贸易额达6734亿美元,2012年中国与非洲双边贸易额则超过2000亿美元。新兴市场国家在非洲对外贸易总量的比重已升至20%。第二,非洲发展潜力巨大促使外来投资增加,新兴市场国家尤为突出。外国对非直接投资数量从2003年的339个项目上升至2011年的857个,非洲以外国家对非直接投资在10年内增长1.5倍,非洲内部投资增长4.3倍。新兴市场国家在2003年投资数量仅为99个,但在2011年达到538个,远远超过发达国家的319个。三是中国、印度和巴西大大加强了与非洲国家的经贸关系,各方面的合作将大大推进非洲的经济发展。 

  基础设施的滞后(特别是电力与交通)严重妨碍了非洲经济发展。2012年初在埃塞俄比亚举办的非盟第十八届首脑会议通过《非洲基础设施发展计划》,承诺落实跨国跨区重大项目,加快不同区域之间铁路的联通和港口运力建设。近些年来,多数非洲国家均在加大力度进行基础设施的建设。这种努力已经在一些国家取得成效,特别在尼日利亚、安哥拉、苏丹等国尤其明显。 

  为了给非洲经济发展提供更好的保障,非洲地区组织以及各种非洲机构都在努力创造条件,加快非洲基础设施建设的速度。2012年6月,非洲发展银行批准了总值为1800万美元的私募股权投资总额,用于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基础设施建设;2012年8月又宣布,将发起一种旨在推进非洲大陆基础设施建设的新私募债券项目,筹集资金400亿美元。目前,非洲诸国的中央银行现有储备金约4500亿美元,大多存放在保险箱里。如果能从这笔款项中提取5%来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则有大约220亿美元,加上非洲发展银行计划从其他投资方筹集的400亿美元,共有620亿美元,远远超过每年由非洲发展银行和世界银行[微博]提供的190亿美元的款项。 

  非洲联盟将非洲大陆内部建立自由贸易区的时间表定在2017年。可以说,实现非洲联合自强是非洲国家的共同理想,这一目标达成的主要条件之一是经济一体化。然而,联合自强之路之崎岖也首先表现在经济上。非洲大陆的区域内贸易状况非常落后。非洲国家或区域间的贸易壁垒和交通障碍极大地妨碍了各国之间的贸易流通。在世界其他发展中国家或地区,出口商品成本中交通运输的费用大致只占17%,在非洲,这一比例约为30%~50%,有的高达75%。为了推动非洲大陆内部贸易,非盟特别强调要消除区域内部的贸易壁垒。加强区域间贸易可推动区域内部的就业和商品流通,促进区域间的制造业生产和优势互补,这种受内需拉动的经济增长也可防止国际贸易带来的各种负面影响,更好地加强各国优势互补,减少对外国援助的依赖。2012年,非洲财政部长会议专门讨论如何促进非洲整合,推动非洲成为全球经济新的增长极。消除贸易壁垒,推进经济一体化,促进人员的自由流动对促进非洲经济快速发展和推动非洲一体化至关重要。 

  展望非洲前途,经济仍会持续发展。目前关键是非洲各国应在非洲联盟的领导和协调下,增加自身的安全防范能力,抵御外来的军事干涉,使非洲保持稳定发展的势头。       

(北京大学非洲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