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要闻  >> 查看详情

陈独秀之子陈光美流落四川的“潜伏人生”

2021-09-23 22:43:35 来源: 非洲时报 阅读 (8883次)

流落四川的陈独秀之子陈光美

       2021年6月15日,喜迎建党百年之际,上海市委下属时政媒体《新民周刊》官方帐号发表记者河西文章《他们是陈独秀的儿子》,透露陈独秀共有7个子女,与高晓岚生育陈延年、陈乔年、陈松年、陈玉莹(女);与高君曼生育陈光美、陈子美(女)、陈哲民(又名陈鹤年)。唯一没有在电视剧《觉醒年代》出现的孩子,就是流落四川的陈光美,被人称作“一代隐士”。

       辛亥革命后的一天,一艘货船停靠安庆长江码头,货船上的一对夫妇与岸上的一对夫妇正在挥手道别,船上的女士抱着被襁褓包裹的婴儿,不断摇晃。时不时对着岸上的夫妇说:“放心吧,我们会照顾好孩子。”而岸上的女士心痛难止,不停擦拭眼泪。岸上的男士安慰女士:“君曼,不用担心,过几年,我们把孩子接回来。”那婴儿似乎知道这将是和生母的最后诀别,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哭声不大,货船渐渐离开码头,沿长江逆流而上。

       孩子的哭声让岸上女士驻足,久久不愿离开,似有千般不舍,万般无奈。男士身边的随员提醒道:“秘书长,我们该回去了。”看得出来,被货船带走的孩子,属于岸上夫妇的。男士正是安徽都督府新任秘书长陈独秀,女士名叫高君曼,陈独秀时年32岁,高君曼时年23岁。此后,伴随着两人惊天动地的爱情,高君曼协助陈独秀,创建了一个改变中国命运的政党。

       尘封百年之后,人民日报《环球人物》杂志、羊城晚报、人民网、环球网等官方媒体陆续以简短文字证实了陈独秀与高君曼还有一个名叫陈光美的孩子。让人联想到那场催人泪下的安庆别离,那个被货船带走,颠沛月余流落四川的孩子,一生再未见过生母,正是陈独秀与高君曼所生之子陈光美。陈光美虽然学识渊博,才华惊世,却长期隐居四川,以耕田种地为生,直到去世,也没有公开承认自己是陈独秀之子。

       陈光美的养父名叫陈大成,出生官僚地主家庭,与陈独秀为宗族兄弟。陈大成的祖上为康熙帝师、文渊阁大学士陈廷敬,子孙后代发散山东、安徽、四川等地,可谓官僚世家。陈大成经常因船运途经安庆,与陈独秀来往密切,陈独秀本想将妻妹高君曼介绍给陈大成的弟弟,不料在说媒的过程中,与妻妹高君曼相互欣赏,暗生情愫。

       高君曼怀孕后,肚子渐渐显形,便偷偷回到安庆。陈独秀在外租房给高君曼居住。陈光美出生后,陈独秀不敢如实与陈家、高家摊牌,权衡再三,决定将陈光美托付给陈大成带去四川,心想有朝一日再将孩子领回家。最终,陈独秀与高君曼恋爱之事被家人发现,陈高两家纷纷指责陈独秀,陈独秀索性带着高君曼去外地生活。

       西安事变之后,陈独秀被提前释放,前往四川,陈大成带着养子陈光美前去与陈独秀会面,会面的形式非常特别,只有陈光美和生父、养父三人,仿佛儿子是父亲的一名“潜伏”党员,准备接受父亲安排的“潜伏”任务。奇怪的是,陈独秀第一次见到陈光美时,突然哭了起来,也许曾经与“君曼”不顾一切的爱情太刻骨铭心,陈独秀内心涌起了对“君曼”无限的愧疚与深情。

       最后一次见面,陈独秀眼神闪过对蒋介石杀害自己两个孩子的仇恨,他说:“我陈独秀造了一辈子反,老蒋杀了我两个儿子,还要杀我,判我坐牢,我不怕死不怕坐牢,但是,保不准今后有人还要杀我的家人。”陈独秀死死盯着板凳,突然抬头看着陈光美,“记住,你是陈大成的儿子,不是我陈独秀的儿子,以后不要再来看我了。”

       陈大成真诚邀请陈独秀去家中居住,希望养子陈光美为陈独秀养老送终。无奈陈独秀怕连累陈大成及家人,陈光美的养母也怕孩子被陈独秀带走,加上陈独秀之子陈延年、陈乔年被国民党所杀,担心国共两党今后对养子陈光美不利,坚决反对。最后,连陈独秀去世了,养母也不让陈光美去江津为陈独秀送终。

       或许陈光美悟出了生父给自己的“潜伏”任务,就是为陈家延续血脉。此后几十年,面对养父家的兄弟姐妹,以及自己的子女,陈光美从不谈论陈独秀。很长一段时间,陈独秀都是反面人物,在那个年代,避免祸事,家人平安,有饭吃,有衣穿才是最重要的。后来,陈光美听说陈独秀墓沉入了地底,因为上天要厚葬这颗文曲星,不久又听说陈独秀墓被迁走了。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依然有人知道陈光美是陈独秀之子。无论谁和陈光美吵架,只要骂陈光美是叛徒陈独秀之子,陈光美便一声不吭,马上离开。吵架归吵架,陈光美的学识和才华令左邻右舍肃然起敬,当红卫兵来寻找陈光美时,大家为了保护陈光美,纷纷说陈光美不是陈独秀之子。

       孙子出生的正午,陈光美躺在椅子上打了一个盹,梦见生父陈独秀找上门来,身上衣衫褴褛,陈独秀从怀里掏出一颗闪闪发光的宝珠,嘱托陈光美好好保管。出生后的孙子,面容轮廓越来越像陈独秀,陈光美迷信地认为,生父将他流落在四川的魂灵降临在了孙子陈恩田身上。因此,栽培孙子、延续血脉就是自己“潜伏”的责任和使命。

       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陈光美瞒着家人,带着孙子陈恩田去江津寻找父亲陈独秀的墓,无论怎么都找不到,就问孙子:你是陈独秀转世,你应该知道啊?孙子使劲摇头。爷孙俩只好徒步去鹤山坪,在石墙院附近给陈独秀烧纸钱,直到孙子十二岁时,自告奋勇为陈独秀写了一篇《鹤山坪祭》,陈光美倍感欣慰。

       孙子长大成人,即将离开自己,陈光美想起生父陈独秀和养父陈大成,内心有种莫名的悲凉。为了让孙子多来老屋陪伴自己,陈光美在床头准备了孙子童年最喜欢吃的花生。风起叶落,陈光美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他非常珍惜孙子每次回家的时间,爷孙两人躺在床上聊家事与国事。直到有一天,睡着了的陈光美再没醒来,他走完了近九十年的“潜伏”人生,完成了生父陈独秀交代的任务。(严学峰、魏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