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时报

首页  >> 国际新闻  >> 查看详情

国外女乐手大曝“法轮功”神韵艺术团重重黑幕:盯梢团员行踪,拒送病人就医

2024-02-01 16:45:24 来源: 非洲时报 阅读 (12269次)
2023年2月16日,美国亚利桑那州广播媒体KJZZ网站(Theshow.kjzz.org)登载录音采访报道,就“法轮功”神韵艺术团到当地演出一事,采访了一位神韵原小提琴女乐手玛丽娅·兰蔻。玛丽娅讲述了自己在“法轮功”美国老巢龙泉寺内的所见所闻,曝光了“法轮功”邪教组织及其神韵艺术团的重重黑幕。

美国杂志《纽约客》2019年3月报道插图,喻指神韵演出是一场牵线木偶剧,幕后人物就是掌握“法轮功”的李洪志

采访报道中先是简要介绍了“法轮功”及其神韵艺术团,指出神韵演出号称借鉴了五千年历史的中国传统表演,所到之处广告铺天盖地。强调创立于1992年的“法轮功”已被中国政府定为邪教依法取缔。此后,“法轮功”潜逃美国,在距离纽约市数小时车程的地方设立总部。
报道提到,小提琴手玛丽娅·兰蔻(Maria Ranko)曾受聘参与“法轮功”的神韵演出,然而数周之后便发现那儿并不适合她,她在神韵剧团的经历很不寻常,与替地方交响乐团演奏相比,情况截然不同。

以下为玛丽娅·兰蔻的自述摘录。

面试的过程很奇怪。我迄今参加过许多不同的面试,那次面试却是绝无仅有的一次。我一到大门口就有这种奇怪的感觉。这是一个漂亮的大院落,四周都是围墙。第一次来这里时,被禁止开车入内,他们要求我下车。门口设有警卫,有人开车出来接我。车进去时一路让我大开眼界,进去大约还有半英里车程,穿过一片林子,有一些类似寺庙的建筑和多功能音乐厅。面试本身中规中矩,我演奏了几首事先准备好的选段,其中包括几首独奏曲。我被告知他们很满意,随后会联系我。事实上他们一开始就说,聘用的其中一个条件是需要打坐和某种程度的自我修行。并表示,总体想法是,你要努力成为一个更好的人、更好的乐手,和组织搞好团结。从这方面来说,这种面试过程很少见。我后来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随后是一封正式信函。我也没有多想,心想还行吧,就签了合同。

我初进入这座大院,并不能知道大家都在干什么。我花了一段时间才了解到越来越多的东西,也相信自己在签合同前对这个组织并没有完全了解。比如,我发现门卫总是全副武装,我觉得难以想象。我是个友善的人,在这里遇到的人也是面带笑容、温柔体贴,可你永远不会猜到,他们居然佩着枪!这座大院不欢迎陌生人,如果你邀请家人来,是不能把他们带进大院的,只有这个组织的成员才能进入,这就是诡异所在。尤其是当我开始了解他们并在那里待了一段时间后,越来越多的人告诉我,我不应该在周末离开,我不应该出去外面餐馆喝酒,我不应该探望家人或男友,我甚至都不应该谈恋爱。这些都是冥想小组不该做的。我越来越不受人待见,因为我对男性和女性的方式都一样,但他们不同。比如,当你在食堂吃饭时,如果你是女性,应该最好和女性坐在一起,而不是男性,如此种种。我越来越觉得自己被要求适应一个与我观念相悖的组织。

我和大院里的一位女孩开始交朋友。我们一起吃晚饭,喝了酒,第二天有人告诉她,出去喝酒对她来说是个坏主意。他们没有来找我谈,因为我在外面住,我去了外面另外一个健身房,在远离他们的地方保持活跃。我也没有像他们那样全天候24小时待在大院里,没有参加他们的各种活动。这个女孩参与的事多,我参与较少,所以她被告知跟我一起外出对她来说不是一个好主意,很不好。这让我想到,应该是有人看到我们外出,或者至少有人尾随着我们,看我们下班后去了哪里。一想到有人知道我们在做什么的,我就感觉有点不舒服。从那时起,就有警卫就在我周围晃悠。每次我要去见男友时,我就会收到来自他们的信息,或者说他们想让我知道我在做完全错误的事情,等等。

最后一次出大院的时候,正当我准备出小镇时,接到了经理的电话,让我马上为管弦乐队指挥演奏。这天是星期五,我们已经完成了所有排练,周末已经开始。我说,我会更乐意在周一演奏,我现在正准备外出。接着他告诉我,除非我马上演奏,否则会被解雇。我已经在去城里的路上了,于是说道:“我很乐意在星期一演奏。”接着他就说:“那好吧,如果这样,我们将不得不解雇你。”对话结束后,我有种不安全感,因为我知道有人知道我离开了,我知道路上有人跟踪我。于是我直接开车回去,捉起我的猫,提上我的小提琴准备离开。我没法拿走我的护照,因为从一开始我的护照就被他扣下了。就在我驶出大院准备上路时,我接到了管弦乐队经理打来的电话,他劈头就问:“你要去哪里?”我的回答是:“你在说什么?你不是刚刚解雇了我吗,我去哪儿关你什么事!”我迅速离开了。

两周后,我回去取了自己余下的东西,与神韵的关系到此为止,我与他们断绝了联系。我在那个大院的所见所闻三天三夜也讲不完。

对了,我差点忘记说最重要的一点,他们不鼓励那儿的人们获得任何医疗保健,因为他们坚信自己可以通过打坐自行疗愈病痛。有人给我讲过一个女孩的故事,她患了阑尾炎,几乎溃烂了,那儿的每个人都拒绝开车送她去医院,最终终于有一个女孩开车送她。另外一位据说是个乐器演奏家,被抛弃在一家旅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神韵艺术团在亚洲某个地方巡演的时候,我不记得确切位置了。她只能靠自己想办法弄钱踏上回家之路,这太难了。因为在大院里,餐饮、住宿由他们提供,这些几乎花光了你所有的工资,神韵艺术团只给外国雇员支付一小部分工资。可以说那些雇员甚至想出门消费都没有钱。

玛丽娅·兰蔻分享了她在神韵担任乐手时的经历后,采访节目主持人表示,他们也联系了“法轮功”及其神韵团队,与“法轮功”在坦佩市的联系人列维·布劳德(Levi Browde)进行了交谈。布劳德表示,神韵总部不愿就此事发表评论。